《死亡戰爭》小說章節目錄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阿彤)

死亡戰爭

時間:作者:公子銀來源:WXB

《死亡戰爭》完整版在線閱讀死亡戰爭是作者公子銀傾心制作的一本(主角阿彤) 的小說:正當這時,紅甲鬼魂扛錘來到阿彤面前,看了一眼阿彤后,冷哼一聲說道:猛鬼王麾下大將色鬼前來拜會將軍,我王圣明。若將軍愿意歸順我方,不光居鬼城可以保住,甚至連將軍都有可能成為我王手下的第一大將!若是不愿意歸順,就別怪我不客氣!...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死亡戰爭》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居鬼城

夜晚,當第一縷月光灑向大地時,黑色的世界松動中慢慢開啟。

居鬼城位于雍州幽蘭山下,是陽間七十二座鬼城之一,也是最大的一座鬼城。這座鬼城是負責管理和收納在陽間游蕩的野鬼以及一些仍然留戀陽間的鬼魂。但此時這座鬼城卻面臨著建城以來最大的一次浩劫!

當繡著猛字的紅色大旗再次飄揚在城外的時候,居鬼城將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變成一個傳說!

高大的城墻此時只剩下些許殘垣斷壁和一座的城樓,半面黑色的戰旗孤零零的在城門樓上隨風飄起,似乎在預示這里不會消失,這里仍是陽間最大的鬼城——居鬼城!

布滿黑色鮮血的街道上散發著腥臭的氣味,一間間整齊的民居被夷為平地,一顆顆蒼翠挺拔的柳樹被劈成兩半。此刻,居鬼城中已經沒有一個居民,只有一些殘兵敗將仍在苦苦守護在這里,守護著生活許久的家!

生于斯,死于斯!

阿彤斜倚在一面斷壁上,靜靜的守候著猛鬼王的來臨。一襲帶著斑斑血跡的戰甲和一桿已經斷成兩截的長戟整齊的擺放在他的身旁,一塊用黑血描成的靈位被他握在手中。或許這將是他的最后一戰!也是他保衛家鄉的最后一戰!

微微睜開雙眼,阿彤仰望了一眼星光璀璨的夜空。用不了多久就是居鬼城的末日了,縱然是戰死于此,也要捍衛居鬼城!

放下靈位,阿彤從地上站起來,穿上戰甲,拿起斷戟,開始朝著城外走去。猛鬼王的大軍此時已經排列在城外,只要輕輕的發動一次攻擊,居鬼城就會在陽間消失。

“咚咚咚”

如滾雷一般的戰鼓聲從城外急促的響停下起,整齊的腳步聲在一步步的逼近城墻。他能支持多久!

來到城門處,阿彤來腳步。望著數不盡的黑甲士兵,阿彤仰天發出一聲悲鳴。

“縱使天要亡我居鬼城,我亦要誓死捍衛!”那是不屈的怒吼!那是至死不休的誓言!那是阿彤對‘家鄉’的‘愛’!

一道無形的墻壁出現在黑甲士兵面前,硬生生的將黑甲士兵擋在城外。這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鬼氣,也是阿彤用來保命的鬼氣!但現在為了居鬼城,阿彤寧愿犧牲一切,寧愿犧牲掉自己!

“哈哈哈,記住我的名字,居鬼城守城副將阿彤!”

一聲暴喝之后,阿彤如同一只出籠的猛虎一般,咆哮著揮動著自己手中的斷戟,沖出無形的墻壁,朝著墻壁外的黑甲士兵沖去!

戟影閃動,無數聲慘叫從阿彤身旁響起,蔽天遮日的塵土從阿彤身旁揚起,散發著腥臭的黑血在阿彤身旁飄灑。

縱使戰死于此,也要用自己的身軀抵擋住敵軍的步伐!

縱使戰死于此,也要與敵軍同歸于盡,捍衛家鄉!

面對阿彤瘋狂的沖擊,黑甲士兵齊聲發出一聲驚訝,嚴密的陣型也開始變得有些騷動!本以為會輕而易舉的進攻卻被一個突如其來的少年阻止,對于士氣本來就不旺盛的他們而言,阿彤的舉動無疑瓦解了他們僅有的士氣,使他們徹底陷入了絕望之中!

這時,一聲怒吼聲從黑色方陣的后方響起,使騷動的黑色方陣登時變得異常安靜。

“斬殺此人者,賞女奴百人,金萬兩,宅邸一座!”

話音未落,一個紅甲鬼魂扛著雙錘慢步朝著阿彤走去。

亦在此時,一個身穿白色重甲的中年男子,提著一個麻布袋站立出現在黑色洪流后方。只見他雙眼瞇成一條細縫,似睜非睜的盯著正在奮勇殺敵的阿彤。高高揚起的嘴角仿佛看到了世間極品一般,久久不能落下。這時,麻布袋輕輕蠕動一下,從里面發出一聲稚嫩的哭聲。

“哈哈哈,猛鬼王的軍隊也不過如此!”阿彤收回斷戟,卓然立于黑色方陣中間,仿佛一點都不在乎黑甲士兵的圍攻。而黑甲士兵們則是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竟誰都不敢上前。

正當這時,紅甲鬼魂扛錘來到阿彤面前,看了一眼阿彤后,冷哼一聲說道:“猛鬼王麾下大將色鬼前來拜會將軍,我王圣明。若將軍愿意歸順我方,不光居鬼城可以保住,甚至連將軍都有可能成為我王手下的第一大將!若是不愿意歸順,就別怪我不客氣!”說著,色鬼抖動雙臂,雙錘如同兩塊巨石一般重重的砸向地面,使所有人不由的抖動了一下。

阿彤沒有回答色鬼的話,而是揮戟指向色鬼,作出一個不屑一顧的表情。仿佛在說,就憑你們,連給我提鞋都不配,還妄想說降我!

“你!”看到阿彤不屑一顧的表情,色鬼登時暴怒一聲,掄起雙錘便朝著阿彤揮去。

而阿彤卻沒有做出任何反擊或者防御的動作,只是微微一笑,朝著一旁閃去。對于他來說,色鬼只不過是一個不知名的小將而已。根本不值得他動手!

忽在這時,一聲冰冷的聲音響起,將進攻阿彤的色鬼喝止住:“夠了,色鬼。阿彤將軍乃是上將之才,根本不屑與你動手。若不想失去性命,就乖乖退下!”話音未落,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色鬼面前,笑吟吟的看著閃躲到一旁的阿彤。

“多謝猛鬼王贊賞,不過阿彤只為居鬼城而生存。除此以外,世間沒有任何東西值得我留戀。若是猛鬼王還是要繼續攻打居鬼城的話,我寧愿戰死于此!”說著,阿彤將斷戟插到地上,以表示自己誓死捍衛居鬼城的決心!

“漂亮!”猛鬼王贊許一聲,朝著色鬼打了一個手勢,然后將麻布袋放在地上說道:“既然將軍要誓死捍衛居鬼城,本王也不愿意壞人好事。但本王還是想規勸將軍一聲,縱然是將軍自己著想,也要為居鬼城中數十萬的百姓著想!”說著,猛鬼王輕輕解開麻布袋。

亦在這時,一聲稚嫩的啜泣聲從麻布袋中傳出,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小男孩慢慢的從麻布袋中鉆出來,好奇的看了一眼周圍的黑甲士兵,在看看卓然立于黑色方陣中的阿彤后,立即嘟起小嘴,揪起垂在兩肩上的小辮,朝著阿彤喊道:“阿彤叔叔,他們欺負我!”

而阿彤看到小男孩后,也是一驚,原本傲慢的神情此時已經一去不返,剩下的只有悲憤之情!

“猛鬼王,如果你是男人的話,就和我一對一的單挑!抓一個小孩算什么男人!”

拔起斷戟,阿彤戟指猛鬼王喝道。與此同時,色鬼已經扛著雙錘繞到阿彤的身后,靜靜的盯著猛鬼王的一舉一動。

“哈哈哈”猛鬼王冷笑一聲,伸手將小男孩提起來,朝著阿彤說道:“難道你叫你兵法的人沒有告訴過你,在戰場上沒有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之分。只有死尸與戰士!”說著,猛鬼王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白皙的臉蛋,高高揚起的嘴角中流出一絲散發著腥臭的口水。而此時,小男孩身上被圍上了一團黑色的鬼氣,是小男孩不能動彈一下。

“算你狠!說吧,想讓我干什么?”阿彤無奈的看了小男孩一眼,收回斷戟,朝著猛鬼王問道。

“沒什么,只是想阿彤將軍歸降本王而已。至于此子,我還沒有那么大的胃口!”說著,猛鬼王微笑的看著阿彤,等待著阿彤的回復。

這時,一只銀翎蒼鷹來回盤旋在阿彤的上空。一對昏黃的鷹眼不斷的盯著正在與猛鬼王交談的阿彤。

“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條件了?”阿彤試探性的朝著猛鬼王問道,同時心中暗想該怎么辦才好,情兒不能因為我死在這里。猛鬼王也不是一個好斗的主,到底該怎么辦呢?

想到這里,阿彤開始觀察猛鬼王的一舉一動,希望從中可以找到什么破綻,救出小男孩。

猛鬼王似乎看出了阿彤的心思,輕輕的搖搖頭,同時朝著阿彤身后的色鬼做出一個攻擊的手勢。

色鬼見到猛鬼王的手勢后,立即舉起雙錘,朝著阿彤的腦后砸去。同時,黑甲士兵們也紛紛舉起武器,朝著阿彤沖來。

說時遲,那時快。當色鬼的雙錘剛剛碰到阿彤的頭發時,阿彤猛地向左偏移一步,轉身揮戟朝著色鬼劈去。

色鬼本以為阿彤已經沒有防備,但一見阿彤變招立即撤回雙錘向后掠去。亦在此時,黑甲士兵們蜂擁而至,舉起兵器,朝著阿彤砍來。

“好膽!”

阿彤怒喝一聲,數道戟影從阿彤的手中迸出,似一朵朵剛剛綻放的鮮花一般,璀璨異人!黑血與灰塵同時在阿彤身旁灑落,慘叫聲與呻吟聲在阿彤身旁響起。

忽在這時,色鬼輪錘再至,與阿彤廝殺在一處。而黑甲士兵們則快速為二人挪開戰場,因為阿彤太可怕了,太厲害了。若不想在此時丟掉性命,就只有向后撤退,躲開阿彤。

看到阿彤與色鬼廝殺在一處,猛鬼王輕輕的捏了捏小男孩的臉蛋,然后解開纏繞在小男孩身上的黑色鬼氣,朝著小男孩問道:“小孩,你和阿彤是什么關系,阿彤為什么如此關心你?你是不是他的私生子?”說著,猛鬼王瞇成一條細縫的雙眼突然睜開,冷冷的盯著小男孩。

小男孩茫然的搖搖頭,表示他與阿彤并沒有任何關系。同時,小男孩睜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正在拼殺的阿彤。

此時,阿彤已經將色鬼逼到了無形的墻壁上,而且正揮動著手中的斷戟,準備給色鬼最后一擊!

而色鬼卻無力的架起雙錘,抵擋著阿彤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一次比一次凌厲的攻擊。直到這時,阿彤已經將所有的一切都放開了。無論是誰的生死都無法改變這場戰爭,也無法改變居鬼城的存亡!

情兒,對不起了!我沒有辦法救你了!

兩滴晶瑩的淚滴順著阿彤的眼角滴落,這是他愧疚的淚水,也是無奈的淚水!

而猛鬼王看到阿彤的表現之后,心中登時一驚,暗付阿彤難道真的愿意犧牲這小孩的性命!或許是他錯了,不應該以小男孩來威脅阿彤!亦或許是他對了,以小男孩來威脅阿彤,使阿彤有所顧忌放不開手!但依現在的情況看,猛鬼王錯了!

亦在此時,阿彤與色鬼的戰斗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狀態。只見色鬼背靠無形的墻壁,吃力的揮動的雙錘,希望可以將阿彤擊退。此刻已經關系到他生死的時候,若不能將阿彤擊退的話,死的將會是他!

而阿彤見到色鬼仍然做困獸之斗,冷冷一笑,橫戟擋開色鬼的雙錘,朝著色鬼劈去!

第2章 援軍趕至

看到阿彤擋開自己的雙錘,色鬼登時一驚,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阿彤的斷戟劈成兩半,化作一縷塵土消失在原地!

‘轟隆’

雙錘重重的砸到地上,將所有的黑甲士兵都震得向后倒退一步。有的甚至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看阿彤一眼!

收戟轉身,阿彤冷冷的看著猛鬼王,喊道:“聽聞猛鬼王雖然無惡不作,但從來不使用下三濫的手段。今天我總算見到了,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

“哈哈哈,阿彤將軍果然比傳聞中的更厲害,難道連西頹王都栽在了你的手上!”猛鬼王平復了一下震驚的心情,虛空一抓,一柄黑色的長刀出現在猛鬼王的手中。

說著,猛鬼王將小男孩放到地上,虛空一指,一團黑色的鬼氣縈繞在小男孩的身上,將小男孩禁錮住。然后舉動朝著阿彤說道:“讓本王見識見識阿彤將軍究竟有何本事,也不枉此行!”

“恭敬不如從命!”阿彤高喝一聲,立即揮戟朝著猛鬼王急攻而去。只見戟影閃現,璀璨異人的戟花在阿彤的四周慢慢綻放,朝著猛鬼王一道一道的刺去。

猛鬼王見狀,微微一笑,手中長刀輕輕一動,無形的刀氣立即破去戟花,瞬間將阿彤包裹其中。

不好!當看到自己被刀氣包裹住之后,阿彤登時一驚。但為時已晚,只見無形的刀氣似一柄柄的出鞘的寶劍一般,圍繞在阿彤的四周,并開始朝著阿彤身上的衣甲進行分割。若是猛鬼王想要致阿彤于死地的話,只憑此一招就能使阿彤灰飛煙滅。但此時他內心矛盾至極,即欣賞阿彤的才能,又害怕阿彤會反咬他一口!

可阿彤卻沒有如此矛盾的心情,此時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將猛鬼王殺死,即使是同歸于盡!

這時,阿彤閉上雙目,仰頭長嘯一聲。一道摻雜著金光的白點從阿彤的額頭慢慢升起,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圈,將阿彤包裹住,然后朝著四周擴散。并且沒擴散一圈,阿彤的身體就會變得透明一些。

“什么?”看到阿彤的舉動后,猛鬼王的臉上登時閃現出一絲詫異的神情。然后立即向后急掠數步,揮動長刀,化作點點星光,護住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忽在這時,一直盤旋在阿彤上空的銀翎蒼鷹嘶鳴一聲,從夜空上俯身沖向阿彤。

亦在此時,沉悶的牛角聲從居鬼城中響起。原本殘破的城墻瞬間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一面銀色的戰旗從城門樓上揚揚飄起。

“死亡之城將軍蕭天道奉家主之命,前來會會猛鬼王!”話音未落,身穿鑲金紅甲,頭戴刻著雄鷹圖案面具的蕭天道策馬從城門處跑出來,看了一眼正在交戰的阿彤和猛鬼王后,冷哼一聲,拔出腰間的佩劍,朝著黑甲士兵沖去。亦在此時,無數名紅金相間的重裝騎兵城內沖出來,猛烈的沖向黑甲士兵!

而此時,銀翎蒼鷹已經沖到阿彤面前,只見它輕輕撲扇雙翅,一道道銀色的鬼氣順著雙翅上的羽毛射向阿彤,硬生生的將阿彤身上散發出的白色光圈逼了回去。

“哇”

當白色圓圈回到阿彤的體內是,阿彤發出一聲悶響,一口黑血順著喉嚨吐了出來!

猛鬼王看到銀翎蒼鷹后,在看了一眼被屠殺的黑甲士兵。登時怒喝一聲,揮刀沖著蕭天道沖去。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死亡之城的軍隊回來支援居鬼城,亦沒有想到形勢會突然逆轉!

銀翎蒼鷹看著一眼半跪在地上的阿彤后,立即朝著小男孩飛去。

援軍來了嗎?

聽著戰馬的嘶鳴聲和重裝騎兵的沖殺聲,阿彤緩緩睜開雙眼,拄著斷戟從地上站起來。

援軍來了,居鬼城有救了!

看著被沖散的黑色方陣,阿彤頓時大喝一聲,強忍著身上傳來的劇痛,揮戟沖入黑色方陣!

即使剩下最后一口氣也要將居鬼城保住,這是阿彤的使命,也是阿彤的誓言!現在援兵來了,居鬼城保住了!一股難以言喻的興奮充斥在阿彤的心頭,一股莫名的力量支撐著阿彤的行動!

戟影閃動,一個個黑甲士兵化作塵土消失在阿彤的身旁,隨風飄灑到遠方。一聲聲慘烈的叫聲在阿彤的身旁響起,但很快就被吶喊聲與狂呼聲所遮掩。

殺!

為了居鬼城,為了自己的家,阿彤已經拋棄了一切!現在的他就像個提著刀的瘋子一般,無論是誰都難逃他的一刀!

突在這時,一道道凌厲的刀氣從黑色方陣中席卷而出,化作無數柄帶著三色火焰的長矛朝著重裝騎兵刺去。灼熱的氣息瞬間充斥在居鬼城外的每一個角落!

“防御!”蕭天道看到帶著三色火焰的長矛后,登時朝著所有的重裝騎兵大喝一聲。

所有的重裝騎兵聽到后,同時舉起手中的兵器射出一道鬼氣,凝聚到蕭天道的身前,形成一道無形的墻壁,將帶著三色火焰的長矛阻擋在了墻外!

“好!”阿彤高喝一聲,拖動著已經疲弱不堪的身體,朝著鬼氣之墻走去。

當接近鬼氣之墻時,阿彤被無形的氣場硬生生的頂了回來。而手中的斷戟也斷成數段,散落到地上。

猛鬼王此時亦不好受,一絲絲黑血順著嘴角向外溢出,將鎧甲登時染成了黑色。手中的長刀亦是迸裂成數段,此時只剩下一個刀柄。若非阿彤以自爆的方式使猛鬼王運用全身的鬼氣抵抗,就算是十個蕭天道也不是他的對手。現在的他已經到了最弱的時候,一個小小的傷害都能讓他化作灰塵!而帶著三色火焰的長矛也漸漸變弱,直到消失不見。

見狀,阿彤登時發出一聲暴喝,率先沖出鬼氣之墻,朝著黑色方陣沖去。

而蕭天道見到后,則撤去鬼氣之墻,同時命令重裝騎兵停止攻擊,靜靜的坐在馬上看著阿彤去和猛鬼王拼命!

這時,銀翎蒼鷹抓著小男孩落到蕭天道身旁,朝著蕭天道說道:“蕭將軍,你怎么不攻擊了?”說著,昏黃的眼珠開始滴溜溜的亂轉,好像發現了什么新鮮事物一樣。小男孩則是嘟著嘴,揪著小辮,撒嬌似的朝著蕭天道說道:“蕭叔叔,阿彤叔叔快不行了,你快去救他!”

蕭天道發出一陣長笑,俯身伸手將小男孩抱起來,撫慰的說道:“情兒乖,蕭叔叔這就去救那個叫阿彤的,你先回去找你娘!”說著,蕭天道招來一個重裝騎兵,將情兒交到重裝騎兵手中,然后朝著重裝騎兵輕聲吩咐幾句后,便下令將黑色方陣圍起來,但還是不許進攻!

銀翎蒼鷹鄙視的看了一眼蕭天道后,嘶鳴一聲后,抬頭朝著夜空飛去。

這時,阿彤已經沖過黑色方陣,快步朝著猛鬼王沖去。而猛鬼王看到阿彤后,登時一驚,但轉眼之間便贊許的朝著阿彤說道:“果然是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可以相比的。受了這么重的傷仍能站起來來到我的面前!”

“縱使戰死于此,我也要守衛居鬼城的一草一木!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阿彤怒喝一聲,奪下一個黑甲士兵的短劍,指向猛鬼王。

“哈哈哈,居鬼城?過不了多久就會成為月氏一族的城池,成為死亡之城的附屬了!還談什么守衛居鬼城!白日做夢!”猛鬼王一聲冷笑,從懷中掏出一塊刻著猛字的玄鐵令牌扔到阿彤面前說道:“將這枚令牌交到北地的智鬼王,他會幫助你奪回居鬼城。本王很看好你!來吧!”說著,猛鬼王拿過黑甲士兵的短劍,然后命令剩余的黑甲士兵挪開場地。

第3章 猛鬼之死

“猛鬼王不愧是猛鬼王,阿彤敬佩你!但今日之戰已是不可避免了!”阿彤恭敬的朝著猛鬼王深施一禮,然后將短劍交到猛鬼王的短劍上,準備發動最后的攻擊!

“來吧!”話音未落,猛鬼王已經擋開阿彤的短劍,朝著阿彤的胸口刺去。而阿彤則快步向左挪移一步,同時揮劍反劈猛鬼王的肩膀。

鏘鏘鏘。

短劍相碰的聲音響徹在黑色戰圈中,同時兩人的決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

而蕭天道則發出陣陣輕蔑的微笑,仿佛是在觀看一場好戲一般。好像阿彤的生死根本就不關他的事情一樣!

劍光閃過,阿彤從猛鬼王的劍圈中脫身而出,但一到長長的傷口卻沿著左臂慢慢的裂向胸口。而猛鬼王則如沒事人一樣,靜靜的負劍原地,但黑血已如噴泉一般,從他的口中滾滾涌出。而他的身體也開始慢慢的化作塵土!隨風飄向遠方。

“你很棒,本王沒有看錯人!”

阿彤莫然的扔掉手中的短劍,拾起地上的玄鐵令牌揣入懷中。然后朝著蕭天道走去,猛鬼王是個值得欽佩的對手,但卻不是個可以相交的朋友!

當阿彤來到蕭天道身旁,朝著蕭天道深施一禮,說道:“多謝將軍救援,阿彤感激不盡!”

但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蕭天道冷哼一聲,突地抬腿將阿彤踹到在地。亦在此時,兩個重裝騎兵翻身下馬,箍住阿彤的雙臂,將阿彤反扣了起來!然后用禁魂繩將阿彤捆綁起來。禁魂繩是地府抓捕惡鬼是所使用的繩索,是專門禁錮鬼氣用的!

“你們這是在做什么?我是居鬼城的守城副將阿彤!”阿彤怒吼道。此時,阿彤才真正體會到猛鬼王的話!難道他們真的是來搶地盤的!

“守城副將?”蕭天道不冷不熱的沖著所有的重裝騎兵說道:“他只不過是一個反賊而已,稱得上什么守城副將!我真懷疑居鬼城是怎么被猛鬼王擊破的!”說罷,蕭天道發出一聲怪異的冷笑。而所有的重裝騎兵也發出怪異的笑聲,好像在笑阿彤的無知和愚蠢!

“你們難道是爭地盤的!居鬼城是屬于鎮撫司的,不屬于任何勢力!”阿彤嘶吼著喊道,同時雙眼狠狠的看著蕭天道。攝人心魄的殺氣瞬間充斥在阿彤的雙眼中,若是眼神能殺死人的話,蕭天道已經被阿彤殺死數次了!

“叛賊!你還敢狡辯嗎?”說著,蕭天道翻身下馬,揮拳朝著阿彤的雙眼連打數下。然后朝著兩個重裝騎兵命令道:“押到牢中,明日問斬!”說罷,蕭天道抖抖雙臂,撫劍朝著居鬼城走去。

來到城主府后,蕭天道輕輕脫下戰甲,扔到地上,然后朝著護衛在一旁的重裝騎兵說道:“發出榜文,就寫居鬼城已經隸屬于死亡之城了。然后在召集流民回城。哦,對了,在給少主寫一份戰報,就是一切順利!”說罷,蕭天道轉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翹起二郎腿。

忽在這時,一個重裝騎兵匆匆跑到蕭天道面前,向他稟報道:“稟報將軍,外面有一個自稱是葉婉兒的婦人帶著一個小孩求見!”

“什么?”聽到葉婉兒的名字后,蕭天道嚯的從椅子上躥起來,快步朝著府外走去。

亦在此時,一個身穿白色衣裙的翩翩少婦手挽著情兒慢步朝著府中走了。

當蕭天道看到白衣少婦后,立刻跪在地上拜道:“末將蕭天道拜見夫人!不知夫人駕到,末將罪該萬死!”

白衣少婦輕輕揮手,朝著蕭天道說道:“蕭將軍起來吧,我已經不是什么夫人了。只不過是死亡之城的一個棄婦而已!今日來只是有一事相求,希望將軍可以答應我!”說著,白衣少婦愛撫摸著情兒的額頭,而情兒則頑皮的抓住白衣少婦的衣裙,朝著蕭天道吐吐舌頭,說道:“放了阿彤叔叔,如果沒有阿彤叔叔,我就死了!”

聽到阿彤后,蕭天道登時一愣,暗付阿彤究竟和葉婉兒是什么關系,為什么葉婉兒會來求自己放掉阿彤?不好!

想到這里,蕭天道拱手說道:“夫人,少主最近很惦記夫人,希望與夫人見上一面……”

還沒等蕭天道將話說完,白衣少婦就打斷道:“我與少主已經沒有機會了!死亡之城是不可能接受情兒的!”說著,白衣少婦莞爾一笑,幽幽說道:“若是見到少主,就是婉兒也很想他!落花有意隨風去,流水無情難回首!”說罷,白衣少婦拉著情兒的小手,轉身朝著府外走去。

“落花有意隨風去,流水無情難回首!”

蕭天道茫然的念著這句詩,直到白衣少婦和情兒的身影徹底消失之后,仍在念著!

而白衣少婦和情兒出了城主府后,就直接奔城中專門看管重要犯人的牢房中,準備釋放阿彤出來。此時,居鬼城中居然沒有人敢攔葉婉兒和情兒,畢竟他們的身份已經被蕭天道通知給了所有的重裝騎兵,得罪了葉婉兒和情兒,就等于得罪了死亡之城的少主!

走進昏暗的牢房,葉婉兒眉頭微皺,暗付阿彤怎么會這么輕易就讓蕭天道抓住呢?以阿彤的功夫逃跑應該很容易的!

情兒似乎看出了葉婉兒的心思,嘟著小嘴說道:“娘,阿彤叔叔應該沒事吧?他和猛鬼王斗得可厲害了。要不然你就和阿彤叔叔成親得了,有阿彤叔叔在,情兒一定受不了欺負,而且還會想阿彤叔叔那樣成為北霸城!”

聽到情兒的話,葉婉兒是又好氣又好笑的拍了一下情兒的腦袋,說道:“不許胡說,娘和阿彤只是姐弟關系,什么也不是!”說著,葉婉兒臉上突然出現一種茫然的神情。

來到關押阿彤的牢房,葉婉兒輕輕推開牢門,看了一眼阿彤說道:“阿彤,我來救你了!”

阿彤沒有說話,只是呆呆的望著從牢窗中透出的一絲月光。此時的他已經失落到了極點,一心守衛的家鄉居然成了別人的領地,這對于他來說是多么大的恥辱啊!無論如何也要奪回居鬼城的歸屬權,不能讓這里成為別人的領地!這里是屬于大家的,屬于所有居鬼城居民的,不是屬于個人的!

“阿彤,你怎么了?”見到阿彤不言語,而是呆呆的看著從窗外透過的一絲月光。登時心中一急,撇開情兒,跑到阿彤身旁,為阿彤解開禁魂繩。

“沒事的大姐。我要走了,不能再照顧你和情兒了!”阿彤輕嘆一聲,從地上站起來,無奈的望著窗外的月光。

“阿彤叔叔。”聽到阿彤要走,情兒頓時嗚咽起來。而葉婉兒也是神情一怔,不可思議的望著阿彤。

“我要到地府去,找薛正府告御狀。若是薛正府不管,我就去招兵買馬將居鬼城奪回來!”阿彤朝著葉婉兒微微一笑,雙眼中射出前所未有的堅定。

葉婉兒看到阿彤心意已決,走到情兒身旁,抱起情兒說道:“情兒乖,阿彤叔叔只是去地府述職,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一邊說著,葉婉兒一邊愛憐的撫摸著情兒的臉蛋,希望情兒能明白。

“嗯!情兒知道!”情兒認真的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阿彤也是一副不忍的神色,畢竟這一去不知道是生是死,還能不能再見葉婉兒和情兒一面!

葉婉兒將情兒放到地上,輕輕拭去眼眶中即將落下的眼淚,從懷中掏出一塊刻著雄鷹的令牌和一張羊皮卷交到阿彤手中,說道:“這是去地府的地圖和一塊救命的令牌,有這塊令牌除了月氏一族,誰也殺不了你!去吧,我等你回來!”說著,葉婉兒上前伸手將阿彤深深擁入懷中。

而阿彤也伸出雙手與葉婉兒相擁在一起。

“我一定會回來的!等著我!”說罷,阿彤松開葉婉兒,將令牌和羊皮卷揣入懷中,朝著牢門外走去。

《死亡戰爭》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贵阳麻将